娱乐至死笔记

书中介绍了印刷,电视与文化的关系,以及人们的生活受电视这种媒介的巨大的影响。对比了奥威尔与赫胥黎对人类社会的可怕预言。
只摘了几句话:
   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,而赫胥黎则认为,人们失去自由、成功和历史并不是“老大哥”之过。在他看来,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,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。
    我们的文化对于电视认识论的适应非常彻底,我们已经完全接受了电视对于真理、知识和现实的定义,无聊的东西在我们眼里充满的意义,语无伦次变得合情合理。
   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,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